欧美另类videosbestsex日本丨国产成人无码a区在线观看视频丨丨2021今日更新 亚洲 中文字幕丨92欧美成人午夜福利免费757

  • <track id="61jay"></track>

    1. <track id="61jay"></track>
    2. <nobr id="61jay"><optgroup id="61jay"></optgroup></nobr>

        <tbody id="61jay"></tbody>
        1. 您現在的位置是:首頁 >>正文

          對話樂黛云:塑造靈魂是最重要的工作

          首頁1人已圍觀

          簡介對話樂黛云:塑造靈魂是最重要的工作◎唐山“命、運、德、知、行,這五個字支配了我的一生。越是有經歷有智慧,人生感悟越是樸素?!痹凇毒攀隃嫔#何业奈膶W之路》(中國大百科全書出版社出版)中,樂黛云先生這樣 ...

            對話樂黛云:塑造靈魂是對話最重要的工作

            ◎唐山

            “命、運、樂黛德、云塑知、造靈重行,魂最這五個字支配了我的工作一生。越是對話有經歷有智慧,人生感悟越是樂黛樸素?!痹凇毒攀隃嫔#何业脑扑芪膶W之路》(中國大百科全書出版社出版)中,樂黛云先生這樣寫道。造靈重

            所謂命,魂最與生俱來;所謂運,工作充滿偶然;所謂德,對話就是樂黛道德;所謂知,意味著對知識和智慧的云塑探求;所謂行,則意味著現實人生中的取舍與選擇。

            作為中國比較文學的拓荒者,樂黛云先生經歷了跌宕起伏的90年。這90年,不惟是個體命運的升沉起伏,也是一個古老民族在現代性面前的輾轉反側,由此淬煉成樂黛云先生“有生命熱度的學術”(洪子誠先生語)??赡墼谶@本回憶錄中,卻又如此平淡從容、波瀾不驚。

            在《我所認識的樂黛云》中,季羨林先生曾這樣說:“她依然是坦誠率真,近乎天真;做事仍然是大刀闊斧,決不忸忸怩怩,決不搞小動作……她卻偏偏又選擇了北大,一領青衿,十年板凳冷,一待就是一生。我覺得,在當前的中國所最需要的正是這一點精神,這一點骨氣?!?/p>

            《莊子·天下》中說:“不累于俗,不飾于物,不茍于人,不忮于眾?!边@也許是對樂黛云先生品格的最好概括。

            值此《九十年滄桑:我的文學之路》出版之際,本報特專訪了樂黛云先生。

            我從沒有過學科建設藍圖

            北青藝評:您被認為是中國當代比較文學的拓荒者,怎樣的機緣,讓您當時走向這一學術方向?

            樂黛云:也沒有什么特別的原因,我從小受的教育,讓我覺得中國古典文學、西方文學天生就在一起,以后上學、教書,很自然地就走進這一領域,并沒刻意地去做什么。我也從沒追求過什么框架、什么理論。

            中外小說在寫法、人生態度、想通過小說做什么等等方面,都不太一樣,看到兩者的差別,自然就想去對比,每個人都會有比較的視角。

            我喜歡莊子,喜歡自然而然,不刻意追求。很多人問我當時的學科建設的藍圖是什么,我真沒有過。只是覺得應該這么做,就做了,沒什么計劃。

            當時我在大學,講的是外國文學,在中國文化書院,講的是傳統文化。我做比較文學,就是這么來的。

            我是學文學專業的,從小到大,看西洋小說比較多,在我做人上,這些小說的影響也很大,但我覺得,中國文化與西方文化應該一起講。在講西方小說時,常常會想,中國古典文學在遇到這個問題時,會用什么方法來解決?

            比如愛情,東西方文學都有,但《牡丹亭》《紅樓夢》的講述方式、激烈程度、要求等,和西方文學完全不同。我搞比較文學,喜歡研究這種具體方式的異同。

            還沒下決心寫另一本回憶錄

            北青藝評:提到這本回憶錄《九十年滄?!?,您說真話不一定全講,但假話、傻話一定不講,傻話指的是什么?

            樂黛云:是的,傻話和謊話一定不講。大家看這本書的時候,看到謊話一定挑出來告訴我,這是我非常尊重的一個原則。

            至于傻話,就是沒想得很成熟、很透徹的那些話。自我反省一下,這輩子的相關遺憾太多了,有些事做得不對,也做了,有些話說得不對,可能也說了。究竟有哪些,我現在也想不太起來了。

            這可能與我的性格也有一點關系,話到嘴邊,如果多想想再說,可能更好,但當時就是沖口而出。從小到大,我一直如此,是個很隨便的人。想起什么,馬上就去做,沒什么計劃,做完后有時也會感到后悔。

            在記憶中,上世紀80年代我更自在一些,當時北大中文系的老師們,包括我的老師王瑤先生,都非常寬容,就算我講錯了,也只是一笑置之。那時師生間比較坦蕩,沒什么顧慮?,F在如何,我不知道,我教書到70多歲,已經退休很久了。

            我喜歡和學生在一起,現在還有一些昔日的學生來,兩三個來,能聊得比較深入,人太多,就聊不起來了。

            北青藝評:您說將來還會寫一本負面經驗的回憶錄,已經開始寫了嗎?

            樂黛云:沒有,那只是隨口一說,會不會寫,能否寫出來,現在不敢說。

            關于正面的、陽光的、青春的經驗,現在已經有很多書,可遭遇過什么挫折、受過什么委屈、辦過什么錯事,這方面的書出得比較少,但深入反思過去,需要這方面的東西。

            寫這樣的書,可能會觸碰到一些人,此外對自己也是考驗,畢竟很多事不想再回憶。所以,到目前為止,我也只是想寫而已。

            推廣中國文化,總是一件好事

            北青藝評:在您的一生中,遭遇過許多波折,比如上世紀五六十年代的經歷,對您產生過消極影響嗎?

            樂黛云:回想起來,沒有什么消極影響,沒覺得是人生痛苦之類。經歷過的一切,都給我留下了深刻記憶。當年我被勞改,下放到農村,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,一起去的還有一些干部,他們是去農村鍛煉,和我們身份不一樣。但當地老鄉沒有區別對待,有什么好吃的,總是叫我去,反而不怎么叫他們。

            直到今天,我還惦記著這些老鄉,后來也去找過他們,可惜他們都已經不在了。

            北青藝評:上世紀80年代,中國對世界的了解一下子增加了,您也曾去美國,您當時的看法如何?

            樂黛云:不是太喜歡,當時美國的貧富差距太大了,富人很有錢,非常奢侈,窮人卻很窮,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。完成學業后,美方希望我再待一段,但一到時間,我就回來了。

            北青藝評:上世紀80年代,西方文化開始在國內風行,您當時卻加入中國文化書院,弘揚中國傳統文化,為什么?

            樂黛云:中國文化書院是北京大學哲學系幾位老先生倡議創辦的,我是頭一批參加的導師之一。

            之所以參與,因為文化很重要,應該大力傳播文化。不僅學生應該懂,普通老百姓也應該懂。我不僅做函授,也在一線授課。說實話,看到學生們來聽課,我很感動。比如在湖南岳麓書院講課時,條件比較差,有兩名學員從江西趕來,正好下大雨,他們沒雨衣,打著雨傘,渾身濕透了,不敢進教室,就坐在屋檐下聽課。晚上沒住宿的地方,只好睡在那里。聽完課,他們說:過去只知道現代人說了什么,我們想知道老輩人是怎么說的。

            中國文化書院當時有1.2萬名學員,他們有一定基礎,但經濟條件一般。學員們這么渴望學習文化,讓我覺得,自己做得還很不夠。湯一介先生曾希望辦一所“無墻的大學”,所謂無墻的大學,就是人人都可以進來,讓學習中國文化不再是高不可攀的事,可惜沒辦成。

            搞文化的人最怕有架子,文化的本質是溝通,不能只學這個,不學那個,只認同一種,遏制另一種。有了架子,就會影響溝通。

            當時想法很簡單:決不能讓中國文化淹沒在西洋文化中。

            后來于丹講國學,曾引起一些非議,湯一介先生聽后,立刻站出來表示支持。推廣中國文化,總是件好事嘛。

            文科生不是太多了,而是太少了

            北青藝評:可喜歡西方小說的讀者會覺得,它的成就太高了,中國文學好像沒得可比,您怎么看?

            樂黛云:《紅樓夢》不是挺好的嗎?況且在中國古典文學中,也不是只有《紅樓夢》,還有很多好作品。

            搞比較文學,不要先入為主。這中間有個人偏好的因素,此外也有我們沒很好去挖掘的因素。這說明,我們的文化環境還沒真正起到作用,這與過去的教育制度偏好有關。

            我是所謂的比較文學拓荒者,可比較文學誕生的基礎,卻是在中文系。

            北青藝評:有人說,現在文科生太多了,應該減少,您怎么看?

            樂黛云:我覺得文科生太少了,文科很重要。文科是塑造人的靈魂的,而不是教人將來做什么。只是我們現在教得不好,缺乏好的教材、好的教師,沒有真正起到塑魂的作用。

            現在好多人不愿教文科,覺得太空,教不好。如果只是敷衍,當然會覺得文科沒味道。這不是文科的錯誤,而是我們沒認真對待文科。

            文科的教育很重要,千萬別放棄。因為塑造靈魂是最重要的工作,總要有人為此付出努力。

            人活著應該關注“大問題”

            北青藝評:在今天,人們對這些“大問題”關注似乎越來越少了。此外,今天年輕人已不太關注嚴肅文學了,您怎么看?

            樂黛云:學術研究是長期的工作,不能一時半會兒全部解決,需要持續探索,今天做學問,面對的還是過去的那些問題。至于說現在是不是一個思考“大問題”的時代,取決于你怎么看。你覺得是,它就是。

            我對“大問題”依然感興趣,比如宇宙從何而來,好像近期又有新的、顛覆性的研究成果,我對此就很感興趣。我們是在宇宙中生存的人,對這些問題,必須要有思考,至少要追蹤最新的學術動態。一些“大問題”是不能不想的,這樣生活才有意義。

            我現在每天看新聞,也很關注國家大事、世界大事,如果不關注這些,你還關注什么?比如最近新聞中巴以沖突,已經死了幾百人,多殘忍啊。一方死了很多人,必然要報復,一來一往,又有多少老百姓將被殘殺?現代戰爭不像過去,過去戰爭只涉及少數人,現代戰爭都是大規模的,更加殘酷。對這種事,不僅要關心,還要發聲。

            至于說今天年輕人如何,我接觸得很少,沒法評論。

            千萬別錯過好時光

            北青藝評:你和湯先生一直主張“和而不同”,如今好像世界正在向相反方向走。

            樂黛云:從約瑟夫·奈一提出“軟實力”概念時,我就不贊同這種說法?!败泴嵙Α钡母拍钐:?,把它當成一個概念,大家去討論,根本討論不清楚什么。

            我始終堅信,跨文化比較、溝通,會促進不同文化中的人們相互了解,最終有利于整體的和平,這是我的信念。如果不是因為堅信這一點,我的所有工作也就沒必要去做了,我的生命也就沒有意義了。

            北青藝評:您是一個喜歡四處跑的人,能適應現在的生活嗎?

            樂黛云:確實,我一輩子風風火火,喜歡東奔西跑,這幾年摔了幾次,現在只能待在家里,確實不太適應,有點失落,可也沒別的辦法。如今北大校園里的花都開了,你們真該去看看,那些花都美極了,千萬別錯過好時光。

          Tags:

          相關文章

          ?

          友情鏈接

        2. <track id="61jay"></track>

          1. <track id="61jay"></track>
          2. <nobr id="61jay"><optgroup id="61jay"></optgroup></nobr>

              <tbody id="61jay"></tbody>